养殖业

扬州:刀鱼捕捞季节 撒网长江 难见银刀_鱼类专题(淡水鱼专题)

作者:巴黎人游戏网站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27 05:56     浏览次数 :153

[返回]

上世纪70年代,一网可捞数百斤江刀;现在,一网下去,运气好时也仅几条……

刀鱼

长江刀鱼,在扬州人们习惯称江刀,学名长颌鲚,又称刀鲚。平时栖息于中国东部接近江口的浅海,每年春夏间溯江水而上产卵,是典型的洄游鱼种。

刀鱼在长江口是海刀,溯流而上进入长江后就叫长江刀鱼,而逸散到各地的内河或湖泊后又称为本江刀和湖刀,其实它们都是一脉相承,只是因为环境不同,刀鱼的品质和味道发生变化。如本江刀,鱼鳞要比江刀亮白;海刀跟江刀的区别在于前者盐分高,肌肉不结实,口感比不上后者鲜、肥、细腻。

曾有研究人员考证,刀鱼的产卵场主要在安徽。刀鱼之于扬州,只是一个过客。春季,它们从产卵地顺流而下,到达长江口。

渔业村

瓜洲是扬州濒临长江的一个小镇,是大运河与长江交汇处的一个小岛,系江北到江南必经的渡口,与镇江隔江相望,形势十分险要,素有“江边要塞”之称。唐代诗人白居易《长相思》词:“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洲古渡头”便是此处。从古渡入长江,渔船前行10分钟即到。

瓜洲渔业村有渔民50户,大多承祖业入行。渔民的生计都系在江刀和虾蟹上,有春捕江刀、秋捕虾蟹之说。

身长而侧扁,腹银而多脂,这条鱼因形似一把银色的尖刀而得名。

30年前,春食江刀是扬州寻常百姓的一大乐事,而现在,这已成了不可多得的奢侈。

捕捞江刀要“撞潮”

4月2日中午13点40分,长江瓜洲段江面,一条30cm长的江刀首先被渔民王明华拉出江面。这条性子急促的江刀,一出水就鱼眼翻白,死过去了。随后,另外8条江刀相继出水。一网9条刀鱼,就是这个中午的收获,其中两条超过了2两,另7条加起来才8两,总重1.3斤。虽然不多,但已在长江上打鱼30多年的王明华很满意了。

这是王明华当天捕的第一网长江刀鱼,1个多小时前,他和堂弟王明路各驾一艘柴油动力渔船,从瓜洲古渡,驶入附近的长江江段。这天,他们只能在这一段的江刀渔场捕捞。

12点30分,王明华的妻子将一张流刺网撒入两船之间的江面。100多米的大网在两船拖拽之下,呈弧形顺着江流缓缓向下游拖动。近4米高的流刺网直抵江底,正好拦截刀鱼鱼群。

王明华从15岁开始捕捞江刀,对于刀鱼比对自家的孩子了解得更清楚。

捕捞江刀是一个技术活,这门技术是从祖上一辈一辈传下来的。其中,最重要的是对潮汐的判断。长江潮汐按王明华通俗说法,那是海潮传上来的。更专业的解释是:因月球和地球之间引力场的相互作用,长江出口东海一天内有两次涨潮和落潮,称为“半日潮”。由于陆地水文动力和地形的影响,外海潮汐传播到长江,只是潮汐过程在时间和幅度上有明显改变,称为“不规则的半日潮”。涨潮时海水随潮流向陆地方向运动,长江口刀鱼顺潮流而上;落潮时潮流与长江来水一起向海洋方向运动,刀鱼逆潮流而上。跟随着潮流水流方向是双向的,呈现出往复流的特征。长江的涨潮规律,每天时差约45分钟,即当天起潮在6点,次日涨潮时在6:45,涨潮时间约4个小时,落潮时间约6个小时;随后就是再次涨潮。

涨潮前45分钟左右下网,这叫“撞潮”,迎着潮头打鱼;涨潮4个小时后开始落潮,再过两个小时开始撒网。在每条船的船头,有一盏电灯,以备夜间涨潮出江时用。王明华说,几天前,他就曾在晚上12点“撞潮”。

渔网是专用的,网高130网格,长1000网格,每个网格3cm见方,3cm是一个生态尺度,太小的小刀鱼不会被捕上来。上网沿有一排浮标,下网沿吊坠着渔网砖,网砖一斤左右,不轻不重,沉下水恰好可以到达10米多深的江底。

百米大网但见杂草

关于江刀,宋朝词人苏轼留下了“恣看收网出银刀”的好句。当下,捕捞工具已比古代精进,但收网却难见“银刀”。

3月15日,长江扬州段开捕江刀,瓜洲镇渔业村渔民拿着刀鱼特许捕捞证出江,最多只出了3条“银刀”,更有的渔民空手而归,这种现象10多年前不多见,但近年来经常发生。

当100多米长的流刺网从江中缓缓拉出,除了杂草、塑料袋等“配角”,“主角”却爽约了。王明华明白,今年刀鱼产量够呛。此后一个多星期,虽偶有斩获,但一网也只能打到几条,而且大多是1两左右小江刀。

王明华说,截至4月2日,他和堂弟王明路一家一共捕了不到50斤刀鱼,这不足20世纪70年代一网产量1/4,相当于20世纪80年代一天的捕获量。

江刀、鲥鱼、河豚并称“长江三鲜”,因刀鱼应市最早,故列三鲜之首。江刀“清明前鱼骨软如绵,清明后鱼骨硬如铁”,因鱼骨在清明后的变硬,大大影响其口味,卖价大幅下降。

资料显示,清明前江刀鱼肉,每百克含脂肪16.8克,蛋白质14克,磷1.1克。而清蒸江刀的妙处在于,入盘并不去鳞,高温之下,鱼身细鳞化为滴滴油珠,更添鲜美。

10天前,2两重以上的江刀可以卖到1千元/斤的高价,只是当时江刀大多只有1两多,有些甚至只有8钱。现在虽然还没过清明,但2两重以上的江刀价格已缩水到500-600元/斤。

在王明华的记忆中,有一张江刀产量表:“上世纪70年代,我们也是两条船捕江刀,船还是摇橹的,网只有现在的一半长。但在清明前,一网下去,一般都能捕到200-300斤刀鱼,李典沿江村的一位村民一网甚至打过1吨刀鱼。那时的刀鱼个头大,4条鱼就够一斤了。”1980年后,江刀一年比一年少,一年比一年瘦,但一网下去还能捕到50斤;1990年以后数量下降更快,但当年一网还有15斤;进入21世纪后,一网撒下来只能以条计算了;近年来,更是出现空网现象。

4月2日一天,王明华、王明路堂兄弟俩出江3次,捕捞到了4斤多刀鱼,卖了1千多元钱,两艘船消耗的柴油价值就达360元。这样分下来,每家能分300多元。

清明过后,产量会逐渐好起来,但王明华对前景不太乐观:量大了,但价低。他还记得2009年5月的“丰收”,一网可以打到大几十斤刀鱼,但收入还不足清明节前一网1斤的钱,最低时只卖到了8元/斤。

刀鱼鱼汛已30年未见

从科学的层面上讲,只有通过检测才能判断刀鱼是否形成鱼汛。在1970年左右,去长江捕捞刀鱼,随着渔网的拖动,可以看见刀鱼浮上水面,在王明华们看来,仅从这点就足以判断出现了鱼汛。自从1980年来,这种情形再也没出现过。

刀鱼还有鱼汛吗?市渔政站的基层工作者不清楚,渔民也不清楚,唯一清楚的事实是刀鱼少了。而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刀鱼减少,渔政人员和渔民的观点并不一致。刀鱼开捕后,捕捞量一直上不去,他们推测,主要是春季气温太低,刀鱼洄游时间延迟了,但这只能解释今年刀鱼少的情况,而不能解释刀鱼年复一年减少的现象。

20世纪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,就有研究人员发现刀鱼种群数量一年比一年减少,因此呼吁限捕刀鱼。渔政工作者认为,刀鱼种群数量的减少主要原因,是长江水环境水生态发生了变化,过度捕捞起到了加速作用。而渔民却认为过度捕捞并不能一概而论。

王明华说他见证了水环境的变化,兄弟俩一日两餐都在船上,饮用水直接取自长江,他们的感受是:“现在的江水没以前好吃了。”而更直观的变化是渔网,过去,渔网用到网破依然是洁白的,而现在,新网下水拖两网后就变色了,灰黑的;以前,长江里面很干净,现在,一网上来捞到的塑料等垃圾就有好几斤。水环境的变化还在于鱼道被非法吸沙破坏,吸沙后河底变成一个个硕大的池塘;而且,吸沙船吸走的不仅仅是沙,还有水生生物如小鱼小虾,破坏了刀鱼的食物链。

关于过度捕捞,王明华认为,过度捕捞的主阵地在长江口,这一点可以从每年崇明刀、钱江刀大量进入市场就能得到证明。长江口刀鱼捕捞多是深水张网,张网面积大,且长年固定,渔网的网格非常小,大小刀鱼都被通吃。因张网影响航道,2009年国家对长江口进行整治,结果2009年他们的捕捞量出现了近年来少见的丰收。

无论怎么争论,现实的情况是,长江鱼类资源问题已引起国家重视。2002年,长江开始实行春禁,对长江中的刀鲚实施限捕措施,仅允许持有江刀特许捕捞证的渔民捕捞,而特许证每年也在减少,近年减少了15%,明年将再减少10%。

刀鱼会遭遇《2012》吗?从刀鱼的种群数量、消亡速度来看,渔政人员的回答是肯定的。不过这个问题对于王明华们来说并不是个问题,他们只是说自己的孩子不会子承父业。而瓜洲的渔民,绝大多数年龄都在40岁以上,鱼越来越少,没有钱途。

当河豚、鲥鱼、白鳍豚等长江渔业资源处于消亡境地时,研究人员通过人工繁殖让这些物种得以存在;现在刀鱼也到了通过人工繁殖来保护的境地。好消息是刀鱼人工繁殖已在江苏海安取得初步成功,尽管离发展大规模养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(市渔政站徐马林、邗江渔政站丁家标对本文亦有贡献)